> 館藏中心

原創年度風云人物“氣候女孩” 為何在中國差評更多

來源:狐度 編輯:從小磊

原標題:年度風云人物“氣候女孩” 為何在中國差評更多

爭議不斷:“氣候政治”中的瑞典“環保少女”

這是搜狐評論年終特刊“面孔 · 2019”的第三篇。

文丨宗威

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北歐理事會2019年度環保獎、英國時尚女性周刊《Glamour》“年度女性”、美國《時代》周刊2019年度風云人物……

對16歲的瑞典女孩格雷塔·通貝里來說,2019年可以說是她的“榮譽之年”。在氣候變化議題越來越受關注的今天,格雷塔已經成了這個領域最知名的人物,她的名字幾乎等同于氣候運動。

格蕾塔·桑伯格成為《時代》2019年“年度人物”

然而從她成名起,爭議就一直伴隨。有人贊揚她勇氣可嘉,為環保身體力行;有人罵她戲精,是被人操縱的政治傀儡。而在中文社交媒體上,所有有關她的新聞報道下,評論幾乎是一邊倒的嘲諷。

圍繞“氣候女孩”格雷塔引發的爭議背后,是氣候議題投射到輿論場后的復雜性——氣候運動從來都不是要發展還是要環保的二元選擇,而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上,國內外的輿論就像兩條平行線,映射的是雙方迥異的價值觀。

贊譽和非議

“這一切都是錯誤。我不應該在這里,我本應該在大洋彼岸上學。然而現在你們都來向我尋求希望?你們怎能這樣!你們用空洞的語言偷走了我的夢想和童年。而我還算幸運的,有人正在受苦、死去,生態系統正在崩潰,我們正在一場大規模滅絕災難的開端?赡銈冎粫勫X,還有經濟永遠增長的神話。你們怎能這樣!”

2019年9月底的紐約聯合國總部,在氣候行動峰會的一個分論壇上,面對臺下上百張成年人面孔,16歲的格雷塔邊看著手中的稿紙,邊配以豐富的肢體語言完成了這段演講。

這段控訴和相關視頻很快如病毒般在社交媒體上流傳,激情的語言和稚嫩的面孔形成的強烈反差,讓格雷塔一躍成了氣候運動領域最炙手可熱的人物,成就了略顯沉悶的聯合國大會上最精彩的插曲。

她還參加了知名脫口秀節目艾倫秀,在播出的不到十分鐘節目視頻中,格雷塔屢屢被掌聲打斷;她還和好萊塢巨星、前加州州長施瓦辛格一塊騎自行車,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談笑風生;她和奧巴馬握手的照片在社交媒體上廣為流傳。

但伴隨格雷塔的,從來都不是只有贊譽,還有爭議。

格雷塔的聯合國大會演講后沒多久,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一條推特中寫道——“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非?鞓返哪贻p女孩,正期待著光明和美好的未來,很高興見到她!

特朗普一直聲稱“氣候變暖是個騙局”,這條推特也被認為“不那么友好”。有意思的是,兩人在大會期間有過短暫的相遇,格雷塔“死亡凝視”特朗普的照片當時爆紅網絡。

法國總統馬克龍似乎也不認同格雷塔的做法,“她這樣會導致社會對立,而社會需要的是一個能做出具體行動的年輕人!奔词箤Ω窭姿苡押玫牡聡偫砟藸,也只是說她的行為令人感動,但她沒有提到為氣候保護提供可能的現代技術和創新。

在不那么認同格雷塔的人中,馬克龍和默克爾的評價相當具有代表性。他們認為格雷塔只會“放嘴炮”,并沒有提出解決氣候變化的實際方案。

在更下沉的輿論場上,批評者就遠沒這么善意。

美國?怂剐侣勁_9月的一檔節目中,評論嘉賓直言格雷塔“精神有病”。盡管后來?怂钩鰜淼狼,并承諾不再請該嘉賓上節目,這一“直言不諱”的評價仍得到不少?怂箵碥O的認可。

在社交媒體上,這種情緒被進一步放大。推特上很多有關格雷塔的新聞中,幾乎都能看到一副漫畫——漫畫中,格雷塔是被納粹操縱的傀儡。

如果說國外輿論對格雷塔的評價,還是有贊揚有批評的話,在大洋彼岸的中文社交媒體上,對格雷塔幾乎是一邊倒的批評。

知乎上有篇《如何看待格雷塔·通貝里》的帖子,獲得最高15000多個“贊”的回答中,第一句話是——“此人可謂是何不食肉糜的當代典范!

格雷塔的身后

同樣是遭遇爭議,為何格雷塔在中國遭遇的惡評遠比國外來得多、來得兇猛?其實,如果把格雷塔放到她所成長的社會背景下,這個問題或許不那么難回答。

在瑞典這樣的北歐國家,環保理念根植人心。1964年,瑞典頒布了第一部環境保護法律;5年后,環保教育理念寫入了瑞典的中小學基礎教育大綱中。2011年的一份研究指出,環境問題與可持續發展已經在瑞典整體教育系統中成為了許多科目的核心關注問題。

在學習上,瑞典寬松的教育環境給了格雷塔最大的自由。對于學生該不該好好上學的說法,格雷塔的老師安妮塔曾表示,“在校上課很重要,不過格雷塔也是在做正確的事情!

更大的支持來自家庭。格雷塔的母親是瑞典著名歌劇女高音歌唱家,為了踐行“不搭乘飛機”的環保承諾,她放棄了拓展海外事業的可能性。

像格雷塔母親這樣的人,在瑞典國內從來不是少數。數據顯示,2019年8月瑞典國內航班客流量和去年同期相比減少了10%,而選擇火車出行的人數從20%上升到了37%。

瑞典民眾也給予了格雷塔最大的支持。

聯合國大會演講后的第一個周五,位于斯德哥爾摩的國家議會大樓前,參與氣候罷課的學生達到了最高峰。兩個月后,瑞典所在的北歐理事會又將2019年度環保獎授予了她,盡管她以“氣候運動不需要獎項”為由拒絕了這個獎項。

“世界說”作者閔路然在《什么樣的教育,教出了瑞典氣候女孩》中寫道——“如果不是發生在瑞典,不知道像格雷塔這樣‘一個人的抗議’還會不會有‘然后’!

換言之,格雷塔能夠脫穎而出,能夠受到發達國家眾多精英的支持,其實和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后,主流人群所培育出的獨特價值觀有很大關系。在無溫飽生存壓力的環境下,主流人群更可能會用超脫的眼光去看待一些看似和眼前生活無關的事情。

氣候問題是很典型的那種想象起來很重要,但現實看似乎又沒有那么危急迫切的問題。所以,越是務實的國家或人群、越是處于發展中的社會,人們越容易對這類問題無感,而看不慣格雷塔這樣特別“理想化”的沖動言行。

中國式解讀

中國社交媒體對格雷塔的批評俯拾皆是,但這不代表中國公眾完全不認同環保觀念。

2014年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當被問到是否同意“我們正在見證的氣候變化主要是由人類活動導致的”時,回答“同意”比例最高的是中國,最低的是美國。

時至今日,環保的重要性在中國有著更大共識,問題不在于要不要環保,而在于要采取怎樣的方式。在很多網民眼里,去沙漠化地區種幾棵樹,要比格雷塔講大道理到處去作秀強的多。

國內很多批評者都喜歡將格雷塔貼上“白左”的標簽,“白左”這個近年流行的詞匯,維基百科對其解釋是——源自中國大陸的網絡流行貶義詞,用于稱呼某類西方自由派,尤其是左傾的西方社會運動份子及政治經濟精英。

大家對于“白左”的反感,未必是認為他們所追求的理念離譜,更多也是和氣候問題一樣,覺得他們過于抬高理想化的目標而忽視了現實的復雜。

這些持有“白左”主張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在西方國家雖然也有爭議,在網上也會遭受中下層民眾為代表的網友批評,但整體而言,在精英把持的傳統媒體還是有相當多的支持者。這也是格雷塔能收獲很多重磅年度獎項的原因。

鼓勵對于公共問題進行理想主義的關注和探討,這在西方國家有比較深厚的傳統。相比而言,中國人卻更習慣于“現實主義”的思維模式,尤其是近些年中國模式的發展所取得的整體物質成就,給官方和民間都賦予了更多自信。

如果說過去西方一些理想主義的追求還擁躉者眾,那這幾年疑惑和反感的趨勢則越來越明顯。也正是在這樣的大趨勢下,高舉理想主義旗幟的格雷塔,在中國遭受了更多的非議,甚至被當做“小丑”。但嘲笑她,能讓我們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嗎?這是不能遺忘的問題。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原創年度風云人物“氣候女孩” 為何在中國差評更多 》轉載自狐度,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lovewoso/cczbzz/scdbblbmk.html report 5093 原標題:年度風云人物“氣候女孩” 為何在中國差評更多 爭議不斷:“氣候政治”中的瑞典“環保少女” // 前插視頻 showPlayer({ el: '#sohuplayer', bid:'166827903', auto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