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人類花了三千年,才找到最標準的藍色

來源:新周刊 編輯:從小磊

原標題:人類花了三千年,才找到最標準的藍色

這也不是藍色系第一次被潘通挑上了。還有 2000年的Cerulean(蔚藍)、2003年的 Aqua Sky(水色天空)、2005年的 Blue Turquoise(綠松石藍)、2008年的 Blue Iris(鳶尾藍)和2016年的Serenity(靜謐藍)。

藍色是很多人鐘情的顏色,包括藝術家們。梵高的星夜的藍,遙遠又純真。畢加索的藍,憂郁又曠遠?巳R茵的藍,是純粹的藍。我遇見過好些人,最鐘情的是藍色。人類喜歡藍色時,到底是喜歡什么呢?

或許可以用音樂來闡釋吧。

Miles Davis有一首Kind of Blue,一種跳躍又沉靜的藍。像緩慢地行駛在海邊公路上。沿途看著大海,還有在海邊犯懶的人。

Chet Baker有一首Little Girl Blue,我最近在循環播放。人們將他的風格歸為冷爵。這兒的藍色,是較為憂郁的一種,幽暗又渾濁。

我覺得特別有趣的是,很長一段時間,藍色是不存在的顏色——在古遠的歷史之中,我們憑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能摸到所謂Classic blue。

人們觸摸不到天空的藍、大海的藍,海水一撈起就化作透明。明明就在眼前,卻捉摸不透。藍色甚至是人類最艷羨的顏色,它是想象力的顏色。從遙遠的宇宙反觀我們所在的星球,分明是藍色的球體,我們卻無法捉摸得到深邃的藍。

藍色,是三原色之一。他們構成除了白以外所有顏色。然而在自然界,人類想要獲得一點純粹的藍,太難了。

純粹的藍色終于出現在藝術史時,它的原材料特別珍貴,叫青金石,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都是昂貴的寶物。

古遠的藝術史,都難以找到藍色的蹤影。BBC紀錄片《三色藝術史》說:“古希臘人甚至沒有詞語來描述藍,羅馬人在龐貝古城的壁畫之中,也未曾使用過藍色。中世紀的藍,都淡而無力!笨脊艑W家們發現最先畫純粹的藍的人,是古埃及人。

▲ 用青金石裝飾的古埃及壁畫

當青金石來到幾百年前的威尼斯,畫家們瘋狂地迷戀它。

“深藍色是從天青石中獲取的顏料,在數世紀中,人們只有在阿富汗的一座山脈中才能找到這種半寶石。6千年前,埃及的商人開始進口這種石頭,用它裝飾珠寶和頭飾,但他們從沒有弄懂怎么從中制造出鮮亮的顏料。在第6世紀,這種顏色第一次作為顏料被用在阿富汗巴米揚的佛教壁畫上!

當航海世紀當來,歐洲人用黃金來交換穿越五千六百多公里來到威尼斯的青金石(lapis lazuli)。

中國人也對此也不陌生。

大洋的另外一端,我們的先祖,北宋的畫家,比威尼斯人更早懂得青金石的妙處。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常常被贊嘆的那一抹永不褪色的藍,便是源于青金石。

▲ 《千里江山圖》

西方畫家和東方的繪畫技巧并不相同。但在使用青金石方面,同樣講究。

歐洲人用布條包裹青金石,將昂貴的礦石敲碎,再細細研磨成泥。甚至要花一周至兩周的時間,它才能研磨成顏料。

西方畫家將粉末包在松脂、蜂蠟、阿拉伯樹膠中,凈化雜質,然后放入腐蝕性的混合液體。最終才成了藍色礦物顏料——這種顏色有人將之稱為群青,也譯作海藍(Ultramarine)。

意大利的文藝復興之父喬托,是最先使用它的歐洲畫家之一。

青金石比其他任何礦物所制造的藍都要更純凈、強烈,很快便融入各種畫稿,常常被用作描繪圣經場景。

當時的人們認為,藍色是最接近天堂的顏色。

但正因如此,藍色成了特權階級的顏色。

教堂決定將純粹的藍色攥在手里,由他們來決定誰更接近天堂。他們控制青金色的供量以及價格,甚至頒布法律,平民不允許穿藍色。

畫家們能不能用青金石,用多少青金石,用在哪里,都應遵循教堂的規矩。只有像圣母這樣的人,才擁有穿藍色衣裳的資格。

▲ 拉斐爾·圣齊奧 Raffaello Sanzio - 金翅鳥圣母像

這也是為什么維米爾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在當時特別驚世駭俗。維米爾可是給不知名的女孩戴上由昂貴的礦物燃料繪制的藍色頭巾。

更早站出來的叛逆的畫家,是提香。

他不僅給圣彼得穿上藍色的衣服,也給肖像里的普通人畫上藍衣,正是在提香這,藍色在擺脫階級的束縛,僅僅是為了有趣出現。

▲ 1509 A Man with a Quilted Sleeve, anearly portrait

在古代中國,藍色也很被倚重。中國古代的藍色也被歸為青色的分支。

當時青金石的名稱是“蘭赤”、“金璃”、“點黛”等!妒拧吩:“青金石色相如天,或復金屑散亂,光輝燦爛,若眾星麗于天也”。

天為上,因此青金石也受帝王的器重,據((清會典圖考》載:“皇帝朝珠雜飾,唯天壇用青金石,地壇用唬拍,日壇用珊瑚,月壇用綠松石……”

但我們的文青皇上宋徽宗,比起classic blue,更喜歡天青。據說他做過一個夢,夢到遇過天晴,見到遠處天空的天青色,醒來要求瓷工匠做一種“天青色”的瓷器,顏色要像“雨過天晴云破處”的顏色,于是有了汝窯。

《金瓶梅》中的西門慶,曾經給別人一件天青色的竺絲貂鼠氅衣兒,也許是那個年代男人的“潮流色”。

韓熙載夜宴圖中的女子,穿著衣服的顏色被稱“天水碧”,天水碧之名,是李煜所起。在傳統顏色里有一色叫月白。挺接近的?稍诓煌臅镞,月白也有深月白和淺月白之分,并無固定。

宋徽宗還畫過一幅《瑞鶴圖》,是為國運祈福而坐,群鶴在淡石青色的天空之中翻飛。當今已經很難在傳統書籍中找到專門關于顏色的系統分類闡述了,我也沒有翻到完整的。你還是能從零碎的角落翻到一些。

《瑞鶴圖》的青藍,我想更接近碧色、水色。

▲ 《瑞鶴圖》北宋趙佶

傳統顏色名字特別好聽,中國有一個詞牌叫《踏莎行》,莎指的是莎草,野外隨處可見的野草,在陽光底下有一種亮光藍色。

而如果要找比較將近西方意義的classic blue,我想得數皎月,這色彩經常用于戲曲的正旦衣著,所以正旦也被稱為青衣。

和歐洲人民不同,中國的平民反而是最愛穿藍色的,在近仕女圖中,可以看見藍色在基層女性中幾乎是普遍色。

▲ 清代宮廷畫家焦秉貞仕女圖

▲ 雅彩繡皎月色茶花散枝女褶子

是是是,我們建國后的勞動婦女也經常穿著皎月色的工廠服……

回到藍色本身。我想,如果要定義青金石的粉末顏色,我想它極其接近伊夫·克萊因所定義的藍——被人稱為克萊因藍。他還為此申請了專利。

克萊因是20世紀后半世紀的代表藝術家之一,與安迪·沃霍爾沃霍爾(Andy Warhol)、杜尚(Marcel Duchamp)和博伊斯(Joseph Beuys)齊名。

▲ 克萊因藍作品Monochrome-blue

克萊因最最重要的作品,就是他所制造的藍。

他覺得兩種顏色以上會引發戰爭。而單一的顏色才是最平靜、集中,沒有沖突的危險。藍色是他所以為最美妙的顏色。是天空、水和空氣,是深度和無限,是自由和生命;是宇宙最本質的顏色。

他倒是說出了為什么那么多人鐘情于藍色。

古代的人們,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都試圖在藍色那,尋找一種神圣的安慰,對西方人來說,它是最接近天堂的顏色,對東方的我們的先祖來說,我們也試圖從各種藍色那捕捉碰觸不到的浪漫。

后來,眾多畫家也依然執著于鉆研那一抹藍。

是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里》。

▲ 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里》 1829-32年(彩色木版畫)

是文森特·梵高的《星空》。

▲ 文森特·梵高的《星空》

是畢加索的憂郁。他的好友去世以后,還是青年的畢加索用藍色畫了好多寂寞的畫。有幾幅我以前曾提過一嘴。

▲ 巴勃羅·畢加索,《自畫像》

▲ 巴勃羅·畢加索的《藍色房間》,1901

▲ 巴勃羅·畢加索《站在球上的雜技演員》

在畢加索這,也許是最能看得清藍色的層次的。有時它是孤獨的、憂愁的,有時它是幽深的、曠遠的。

像隔了幾個世紀,去回望古老原始的洪荒。卻又能沉得下難得的平靜,這大概就是藍色的魅力,還有你喜歡藍色的原因吧。

[About Miss F ]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靈感

我是F小姐,專欄作家

在這兒,跟你分享好物、藝術和生活之美

業余觀察繁華世象

原文首發于《新周刊》旗下公眾號“F小姐MissF”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人類花了三千年,才找到最標準的藍色 》轉載自新周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lovewoso/dmmmgbjdl/scdcsbmjm.html report 7705 原標題:人類花了三千年,才找到最標準的藍色 這也不是藍色系第一次被潘通挑上了。還有 2000年的Cerulean(蔚藍)、2003年的 Aqua Sky(水色天空)、2005年的 Blue Turquoise(綠松石藍)、2008年的 Blue Iris(鳶尾藍)和2016年的Serenity(靜謐藍)。 藍色是很多人鐘情的顏色,包括藝術家們。梵高的星夜的藍,遙遠又純真。畢加索的藍,憂郁又曠遠?巳R茵的藍,是純粹的藍。我遇見過好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