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慶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劇內核

來源:鏡像娛樂 編輯:張曉華

原標題:《慶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劇內核

《慶余年》最令人上頭的,是反差魅力。

集結了7位國家一級演員、4位國家話劇演員,大IP大制作,頗有正劇品相。真正點開后,老戲骨竟然在一本正經的搞笑,男主沒開金手指,劇情緊湊、節奏不拖沓,堪稱解壓爽劇。

妙就妙在這種反差魅力,劇如此,演員亦如此。

劇中是“深V誘惑”的慶帝,劇外是“入戲很深”脫口而出“朕沒有”的陳道明;劇中是范閑頭號“事業粉”陳萍萍,劇外是以為自己要反串的吳剛。

#為什么彈幕說郭麒麟是郭德綱兒子#、#陳道明入戲很深#、#吳剛以為陳萍萍是反串#、#二皇子可愛#等等《慶余年》劇里劇外的相關話題每天都在花式承包熱搜。

而如今,真情實感追劇的觀眾,已不滿足于討論劇情和演員了。在等《慶余年》更新的漫漫長夜里,他們又將目光投向了劇集主創,以及劇集后續制作問題。

《慶余年》編劇王倦率先出圈!熬肽銢]有心”、“倦你太知道害一個人,怎樣害一生”成為新的流行語。新詞“可愛死了”,專用以形容王倦筆下“你覺得可愛的人都得死”:當觀眾覺得一個配角可愛了,下一集他可能就死了。

這還不夠,王倦又給出了高能預警:“后面所有的依靠最后都變成阻力,要做的所有事都被壓著,被沉著,所以這是悲劇內核,不是爽文!

人物“可愛死了”;劇,爽完笑完,就該哭了。

“幽默感是來自人物的”

“這個陳萍萍呀,那是妖星下凡,天生異相!本┒嫉谝粫,郭麒麟飾演的范思轍,正在閻鶴祥開設的德云社“慶余年專場”聽陳萍萍的故事。

在說書人的描述中,鑒查院院長陳萍萍是個“雙目之中又生三目”、“面似門板,拳似錘膽”、“血盆大口”、“每天晚上都要到北齊的軍營之內,吃掉北齊軍丁數十余人”的奇人。

而鏡頭一轉,傳聞中“北齊單騎千里行”的“狠人”陳萍萍,卻是坐著輪椅被侯公公推出場的。除了年齡稍長,容貌與常人無異。一上場就瘋狂甩鍋的陳萍萍,撒起謊來也是面不改色,強行碰瓷從未出現的大宗師四顧劍,讓范閑與林珙被害一事徹底撇清關系。

“我們最初詮釋的時候都希望厚重話題輕松講!p松講’貌似很簡單!稇c余年》從慶帝到范思轍都是有喜劇色彩的。你俯瞰人物就可以看到,幽默感其實是來自人物的!

《慶余年》不是一部單純意義上的少年勵志成長的“大男主劇”,而是集結全明星陣容的古裝群像戲。

劇中除了陳萍萍,“范閑背后的男人”還有“深V誘惑”的慶帝、“莫得感情”的五竹、一毛不拔的王啟年……每個角色都個性鮮明,自帶萌點。

對于人物的塑造,王倦對要求甚高:“每一個角色出現,要讓觀眾認識、記住,哪怕話不多。如果群像戲,人物第二次出來你就想不起來是誰,那是我失敗!

誠然,王啟年第一次出場,就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向進京的范閑奉上“京都勝景堪輿圖”,畢恭畢敬的態度極易讓人認為他是個溜須拍馬、一心向往飛鴻騰達的官員。然而下一秒,他就露出精明商人的馬腳:“承惠,二兩銀子”,并且號稱圖是自己繪制的最后一幅了,深諳“饑餓營銷”的套路。

個性鮮明的各色人物也自帶笑點,多處反轉也形成了喜劇效果。同時,《慶余年》還有“內庫”、“范思轍”這樣的諧音梗,利用現代思維與古代文明的碰撞制造笑料。擺脫沉悶壓抑,制造輕松解壓的喜劇氛圍,符合當代觀眾的觀劇需求。

“這是悲劇內核,不是爽文”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范閑醉酒狂放、朝堂念詩,全程高能。

猶如舞劍一般。擲地有聲的百余首詩詞,脫口便如劍出鞘時鋒利颯沓,背誦時又如舞劍般行云流水。這樣的高光時刻,帶給觀眾的是酣暢淋漓的爽感和燃感。

而王倦回味祈年殿斗詩卻表示,那一刻的范閑,是孤獨的,思及古今、思及傳承、也思及個體命運與宏大的時代:“他孤獨了這么久,此時驕傲而思念。最難忘的世界,回不去的世界,這一刻和他夢魂相連,這些詩詞,是給這個時代的,也是給他自己的…哪怕只剩一個人,依然會有傳承……”

在喜感、爽感包裹下,《慶余年》的故事內核卻帶有濃重的悲劇色彩。在讀原著的過程中,王倦就認為《慶余年》“并不是爽文”。

“以一個文學青年的視角敘述古代故事,以當代價值觀燭照虛構的古代時空”,這是《慶余年》出品方、聯合承制方騰訊影業和新麗電視在籌備之初就確立的主線。而現代思維和古代制度碰撞,注定激發矛盾沖突。一如王倦所說:“前一半所有的光環都在范閑身上,但后來一個個光環被抽走,他要面對最冷酷的世界!

《慶余年》的沉重,來源于帶有現代意識的范閑,從獨善其身到挑戰全世界,對等級森嚴的社會發起反抗。從人性出發,追求平等自由,讓《慶余年》的故事具有普世價值。

范閑是加繆筆下“堅持奮斗、對抗人生的荒謬”的那一類勇士。在他身上,閃爍著人性的光輝。而生不逢時,覺醒的理想主義者注定是孤獨的,是“江湖夜雨十年燈”,無處可訴的衷腸。

這種悲劇色彩,在已播劇集中初顯端倪。

滕梓荊之死,及眾人口中“死的不過是個護衛”的輕蔑,壓倒了范閑,堅定了他留在京都、改變現狀的決心。王啟年貌似貪婪好利,實際上早已覺察到社會的沉疴,自白“天生惰懶,融不進這時代”,卻甘愿為范閑冒險,支持這位覺醒的理想主義者。冷靜面孔下燃燒著熾熱靈魂,《慶余年》中像范閑、滕梓荊、王啟年這樣的小人物,不一而足。

面向更大圈層,感染更多人群

長期以來,男頻IP的影視化效果總是不盡如人意。而2019年,《長安十二時辰》《慶余年》等劇的播出打破了這一魔咒。

“突襲”的《慶余年》幾乎零宣發,低調上線卻掀起觀劇熱潮,連續霸占貓眼網絡劇全網熱度榜第一、Vlinkage網劇播放指數榜第一、藝恩劇集播映指數排行榜第一、燈塔熱度排名第一。而巧的是,在各個社交熱度榜單上,與《慶余年》呈現膠著狀態的《從前有座靈劍》《第二次也很美》,也都是騰訊影業出品的項目。

匣劍帷燈,良心劇的光芒遮掩不住。

從400萬字的小說到“五年三季”的影視劇,《慶余年》影視化這個大工程,始于2017年。

盡管騰訊影業對于《慶余年》的版權從2018年3月開始生效。但在2017年,騰訊影業就與前版權方溝通了共同開發事項,提前籌備劇集。再加上對內容有品控能力的新麗加入,以及IP源頭閱文的入局,而后隨著核心主創和主演確定后,項目正式進入影視化階段。

作為歷經十年的超白金IP,《慶余年》結構龐大、支線繁雜,影視化難度頗高。騰訊影業副總裁陳英杰曾在采訪中表示,在編寫劇本的時候缺少長遠的架構和全盤的規劃使得目前國內市場上很多續集都留有遺憾,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在《慶余年》上,騰訊影業從一開始就確定了“五年三季”的規劃,分解原作,規范每一季的主要內容。希望通過充足的制作周期,耐心打造精品,以不辜負粉絲長久的期待。

《慶余年》導演孫皓對鏡像娛樂(ID:jingxiangyule)透露:“第一季是人物出場,我認為開篇挺難的。人物出場,范閑就是猜,誰是后面要殺他的人,以及母親死在誰手里!

從閱文的IP源頭到騰訊影業的影視化改編,騰訊影業一直在堅持“不孤立做影視”的思路,打通《慶余年》的劇游聯動。區別于早年的單純授權模式,在影視化改編的同時,《慶余年》游戲的開發也已同步啟動。騰訊影業曾表示:“騰訊在構架《慶余年》IP時,劇、影、游都有全盤考慮,在影游聯動上面,我們也希望做出標桿來!

小說《慶余年》的創作,經歷了十載歲月,沉淀了無數書粉的情感。而騰訊影業對《慶余年》的再開發,又擴容了這種情感:面向更大的圈層,感染更多人群。

以當代價值觀燭照虛擬的古代時空,厚重故事輕松講,《慶余年》也滿足了孫皓和王倦“感動自身又感動觀眾”的標準。豆瓣8.0的高分,觀眾對劇集相關話題的熱情,都證實了《慶余年》是一次基于騰訊新文創生態的,有價值的IP打造實驗。

“好的作品,是一切信心的根基!焙魡菊\意的時代,一部好劇就可以成為一個獨立的宇宙,優秀的主創和出品、制作公司也值得廣泛的關注。出品公司構建空間世界,主創編篡年歷,演員演繹故事……上帝說要有光,這世界才得以誕生;他們亮起燈,才讓無數觀眾看到了這個宇宙。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慶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劇內核 》轉載自鏡像娛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lovewoso/smzgjj/scdzblbml.html report 7146 原標題:《慶余年》:爽文背后的悲劇內核 《慶余年》最令人上頭的,是反差魅力。 集結了7位國家一級演員、4位國家話劇演員,大IP大制作,頗有正劇品相。真正點開后,老戲骨竟然在一本正經的搞笑,男主沒開金手指,劇情緊湊、節奏不拖沓,堪稱解壓爽劇。 妙就妙在這種反差魅力,劇如此,演員亦如此。 劇中是“深V誘惑”的慶帝,劇外是“入戲很深”脫口而出“朕沒有”的陳道明;劇中是范閑頭號“事業粉”陳萍萍,劇外是以為自己要反串的吳剛。 #為什么彈幕說郭麒麟

你可能還關注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