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消失的馮小剛,去哪了?

來源:用戶 VV美麗人... 收藏 編輯:呂秀秀

2019年,馮小剛一條微博也沒有發。


以前那個快人快語、叱咤娛樂圈的“小鋼炮”,在這個互聯狂歡的時代變成了失語者。

最近,馮小剛新片《只有蕓知道》定檔賀歲,但從宣發階段就透著異樣:電影沒有再主打馮小剛作品,也沒有葛優、王朔、劉震云這些老搭檔捧場,甚至馮小剛本人都沒現身,連官微主推的宣傳都是演員黃軒。

無需多言,人人都能看見這部電影“去馮小剛化”的努力。

從1998年的《甲方乙方》開始,馮小剛推開了中國賀歲喜劇的一扇大門。他在這扇大門里嬉笑怒罵,指桑罵槐,雀躍歡呼,大發橫財。

馮小剛的電影,故事多是發生在夏天。并不是馮小剛有多么鐘愛夏天,而是他總覬覦著隆冬之際觀眾的錢包。

“貪婪”的馮小剛,是一個時代的發軔。

過去的二十年,馮小剛勤勤懇懇拍片,規規矩矩罵人。年輕時,人們叫他“小鋼炮”;臨老了,人們喊他一聲“老炮兒”。

對許多觀眾來說,在賀歲檔看一部“調侃都市精英,戲弄權威崇高”的馮氏喜劇,就如同過年吃餃子一樣不可或缺。

但如今世道變了。

觀眾沒有了馮小剛,依然可以過一個好年。

但馮小剛沒有了觀眾,他就再也沒有好年。

馮小剛高中畢業后進部隊,在文工團畫布景,是這個驕傲群體里的邊緣人。

每一個邊緣人,心里都有一個擠向舞臺中央的夢想。

馮小剛的好友葉京說:

我認識的馮小剛渴望成功,做夢都想出名,為了成功,什么架子都能放下來,他很會做人。多少次他都在王朔面前痛哭,光在我面前就有好幾次。

在上世紀80年代,中國的電影電視產業逐漸繁榮,馮小剛一猛子扎進文化事業這片寬闊天地。

馮小剛當時最大的理想是當電影導演。

但在那個年代,電影導演幾乎都是由單位領導指派,馮小剛既非像張藝謀那樣的科班出身,又不是像陳凱歌那樣的電影世家子弟,他當導演的夢想幾乎就是天方夜譚。

但馮小剛有一點特別好:臉皮厚,肯吃苦。

剛入行的馮小剛,整日追在鄭曉龍、王朔、趙寶剛等這幫部隊大院子弟屁股后面跑,人前人后地喊人家“老師”,酒席上敬陪末座也是常有的事兒。

▲ 左起:葛優、馮小剛、王朔、趙寶剛

因為編劇的地位和稿費都比美工高得多,所以美工出身的馮小剛開始嘗試寫劇本。

1989年,鄭曉龍策劃了一部表現當時社會生活的室內喜劇《編輯部的故事》。

這類情景劇對臺詞要求很高,馮小剛模仿著王朔的初稿劇本,很快就編出了一連串的故事,這讓鄭曉龍對這個年輕人刮目相看。


《編輯部的故事》播出后在全國引發收視熱潮,馮小剛也因此獲得與鄭曉龍聯合導演電視連續劇《北京人在紐約》的機會。

▲ 《編輯部的故事》


1993年,馮小剛獨立執導自己的第一部電視劇《一地雞毛》。

劉震云還記得拍攝《一地雞毛》時的馮小剛:上身穿一件紅色套頭衫,下身穿一條軍褲,“脖子上日夜掛著'北京電視藝術中心’的工作證,走起路來昂首闊步!

1994年,馮小剛跟王朔一起轉戰電影圈,第一部作品就是改編自王朔小說的《永失我愛》,然而,影片并沒有引發什么反響。

這只是馮小剛“倒霉”的開始。

此后,他參與創作的三部電影《月亮背面》、《過著狼狽不堪的生活》和《我是你爸爸》都沒有通過審查。其中,《過著狼狽不堪的生活》更是在開機10天后被電影局叫停,劇組損失上百萬元。

停機那天晚上,馮小剛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醒來,他發現自己腦袋右側露出一塊拇指大小的頭皮——這種疾病俗稱“鬼剃頭”,通常是由于神經焦慮造成的。

電影沒有拍成,和王朔一起創辦的好夢公司也幾乎血本無歸。

后來的紫禁城影業公司總經理張和平說,當時的馮小剛是“習慣性流產”,拍一個流一個,所有投資人看見他,全都躲得遠遠的。

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

馮小剛等到不惑之年,才等到了真正屬于自己的機會。

1997年,電影市場很不景氣,時任北京電影制片廠廠長的韓三平與紫禁城影業公司總經理張和平試圖救市。

他們希望制作一部賀歲影片,為此需要尋找一位活躍、手里有素材、符合觀眾口味的成熟導演。

業界早已成名的大牌導演顯然不合適,他們有著自己的藝術追求,所以韓三平和張和平把目光投向了更有觀眾緣的電視劇導演。

最終,馮小剛帶著王朔小說《你不是一個俗人》入選,劇本初稿名為《比火還熱的心》,后來改名為《甲方乙方》。

已經落入谷底的馮小剛奮力一搏,大膽地接受了苛刻的薪酬條件:不收錢,零片酬,只拿票房收入分賬。


《甲方乙方》的樣片拍好后,宣發經理高軍請來了全國200多家影院的經理看片。

在放片之前,馮小剛還沒來得及吃飯,高軍就讓人買來包子,和他一起吃,這時一位工作人員慌慌張張地跑過來說,片子放出來聲畫不對位。

大家捏著包子跑進放映廳一看,葛優說話的時候,畫面沒有聲音,可嘴一閉上,聲音就出來了。

高軍說,馮小剛當時“哇”地一聲就哭了,沒嚼完的韭菜餡噴了一地。

“小剛,別哭!备哕娨贿叞参狂T小剛一邊給北影廠打電話,聯系那里善于使用雙機的放映員,然后開車把所有影院經理送到北影廠。

高軍記得,影片結束后,影院經理全體起立鼓掌3分鐘,馮小剛這才破涕為笑。

最終,馮小剛還是贏了。

《甲方乙方》在全國上映后市場反響強烈,累計票房高達3300萬元,馮小剛按照協議入賬高達117萬元。

憋屈了多年的他,終于借著《甲方乙方》喘勻了氣,自此一路順風順水,步步高升。

華誼兄弟上市的時候,拿著華誼3%股權的馮小剛,直接套現了2個億。徐帆淡淡地向張國立抱怨道:“納稅就納了4000多萬”。

錢有了,馮小剛還差什么?

名。

票房很高,但馮小剛卻總是和主流大導演有著一步之遙。

曾與馮小剛合作過的高軍評價說,張藝謀和陳凱歌有一種電影貴族的優越感,馮小剛不但沒有,反而“有一些自卑感”。

在電影圈里,“野路子”出身的馮小剛兩頭不占,既不是電影世家出身,也并非學院科班畢業。即使他標榜自己是接地氣兒,但還是被主流電影人定調成“沒天分的人”。為此,他一度抱怨:“很多人覺得,我就是賣出10個億,也不行!

于是他雄心勃勃地拍攝了《一九四二》,他想要證明,自己并不只是一個只會拍都市喜劇的商業導演。

但這部電影并不順利,在審查時問題重重,最后馮小剛親自疏通關系,欠下人情,才讓它得以上映。

2012年11月2日,影片最終過審的那天,馮小剛高興得大醉一場。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這部傾注了馮小剛無數心血的電影,上映首日的票房只有2600萬元,口碑也并不理想。

糟糕的票房開局,讓華誼兄弟的市值在2天里蒸發13億,張國立回憶,因為《一九四二》票房,馮小剛甚至掉了眼淚。

他希望自己的履歷上,添上一兩部深刻的、有份量的作品,可以反映民族史詩和家國情懷的重要電影。他一心想證明給別人看,但卻心灰意冷,始終不能釋懷。

直到《一九四二》之后,他突然發現自己跟觀眾不在一個頻道了,聊不到一塊兒去。

女兒天天坐在電視機前盯著一堆明星跑來跑去,看各種歌手的選秀,專注得舀一勺飯都顧不上放到嘴里。

一向善于揣摩觀眾心思的馮小剛有些沮喪,“到了我這年齡,我就別裝嫩了,挖空心思給年輕人獻媚,人家也不見得買你的賬。

從1998年到2018年,20年的時間里,馮小剛導演了17部電影。

對掙錢這件事,馮小剛有著超乎常人的熱情與意義,“實在不會干別的,又想能夠早點出名,多掙點兒錢,只好不斷地拍。否則,一不留神,觀眾跑了,電影院變成歌廳、桑拿中心、洗浴中心、夜總會或是家居城,就砸了飯碗!

成功帶來的膨脹,讓他越來越嘴上不饒人。

2010年,徐帆憑借《唐山大地震》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但在最后時刻,惜敗給呂麗萍,馮小剛憤怒直斥當屆金馬獎評委主席黃建業“有失專業水準”。

他曾威脅批評馮氏賀歲片的媒體:“出門小心點,免得挨揍!

《私人訂制》口碑欠佳,他噴豆瓣影評人是“大尾巴狼,全是狗屁”。

▲ 《私人訂制》

在自傳《我把青春獻給你》里,馮小剛給自己下了判詞:“百年之后,我的墓碑上雕刻的應該是一張侃侃而談的嘴!

2015年,馮小剛未出席金馬獎頒獎典禮,但最終還是憑借《老炮兒》獲得了最佳男主角獎,2016年,他又憑借《我不是潘金蓮》,獲得了最佳導演獎。


此時的馮小剛呈現出圓滑的那一面,他說首先要感謝“金馬獎”的胸懷,因為“它確實讓我看到了它的公正”。

在拍完《私人訂制》后,馮小剛被罵得狗血淋頭,此后整整3年,他沒有作品在大銀幕問世,更多的時間,就宅在美國洛杉磯的家里曬太陽、畫畫、吃餃子。

但這樣清閑的日子沒過太久,華誼一張天價合同,把他又拽了回來。

2015年9月,馮小剛成立了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注冊資金500萬。兩個月后,華誼兄弟宣布擬以10.5億元收購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70%的股權,該公司估值15億。

馮小剛花500萬注冊的公司,短短時間內,轉手賣給華誼兄弟就是15億元,這筆生意的前提是完成雙方簽訂的對賭協議。

從2016年開始,連續五年馮小剛的業績目標為:公司當年經審計的稅后凈利潤不低于人民幣1億元,自2017年度起,每個年度的業績目標為在上一個年度承諾的凈利潤目標基礎上增長15%。

2016年,《我不是潘金蓮》票房未達預期,馮小剛自掏了腰包補齊目標差額。

2017年,《芳華》大獲全勝,馮小剛超額完成目標。

2018年,《手機2》未能上映。

2019年,馮小剛硬著頭皮又拍了一部《只有蕓知道》。

在金錢的催使之下,他停不下來。

馮小剛承認過自己是一個“什么都肯做的人”。

在《我把青春獻給你》一書中,他寫過一個故事。為了給片子爭取過審的機會,他請人吃飯,席間這樣拍馬屁:“您是誰啊,您是站天安門城樓上,看看北京城這邊說這邊燈太多有點晃眼,這邊的燈就都要立刻給滅了!

圓滑,是窮苦出身的馮小剛的絕佳武器。

早年間,王中軍一度看好姜文,并投資了《陽光燦爛的日子》、《鬼子來了》等影片。


但個性強烈的姜文讓王中軍兄弟覺得難以掌控,相反,一心向“錢”看的馮小剛卻圓滑世故,懂得合作。

▲ 王中磊、王中軍和馮小剛

1998年,華誼兄弟以一年400萬的高價挖走了馮小剛。馮小剛和華誼的合作,就這樣持續了20年。

成名后的馮小剛,真的神氣了嗎?

并沒有。

《一九四二》讓馮小剛欠了兩筆債。

為了回報華誼兄弟,馮小剛拍了一部常規馮氏喜劇片,即口碑遭遇潰敗的《私人定制》。

為了還影片過審的人情,他出任了2014年央視春晚總導演。

“我們拍《一九四二》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這個片子通不過,但是后來領導慧眼識珠,幫了很多忙!2014年初,演員張國立告訴媒體,馮小剛答應接手春晚后,立即來找他幫忙,并解釋“領導點的名,要還人情”。

馮小剛老了。但本質上,他還是當初那個咬著牙發狠的馮小剛。

20年前,他為了一百萬奔波拍電影,到處裝孫子;20年后,他為了一個億奔波拍電影,到處裝孫子。

在錢前面,甭管多有錢,有的人永遠都是孫子。

明年,馮小剛與華誼的“賭約”即將到期,也許,他就將奉上導演生涯的謝幕之作。

縱橫江湖幾十載,爭名奪利,睚眥必報,最終為又被“名利”所傷,落得個“晚節難!。

消失的馮小剛,也是一個時代的隱逝。

今日互動

馮氏電影,你最喜歡哪部?


-背景音樂-
William Joseph《Silent Night》

-主播-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消失的馮小剛,去哪了?》由網友VV美麗人...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view/socangkudk/ddmz/dd/dgbkkgjWSNljdgmsdcz.html report 9882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