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原】一代殺神:史上最殘忍名將,百萬人死于他手下

來源:用戶 最愛歷史... 收藏 編輯:從小磊

公元前260年,秦、趙兩國交兵的長平(今山西省高平市西北)一帶,灼熱的戰場上散發著寒意,死亡的陷阱正在這個讓后人毛骨悚然的古戰場緩緩鋪展開來。

當年輕氣盛的趙括取代廉頗成為趙軍主將,一名秦軍老將接過秦昭襄王的兵符,火速趕往秦軍大營,接替主將王龁[hé],指揮這場空前殘酷的大決戰。

秦王下令全軍嚴守秘密,趙軍將士完全被蒙在鼓里,不知他們的對手是用累累白骨壘起赫赫戰功的一代名將——白起。

▲武安君白起畫像。

1

白起在史書中留下的最早記載,是秦昭襄王十三年(前294年),率軍攻打韓國的新城(今河南伊川縣),當時他的頭銜是左庶長。

按秦國的軍功爵制度,左庶長為二十等爵中的第十級。商鞅變法規定,秦兵在戰場上每斬獲一個軍官首級,可升一級爵位,也就是說,白起此前可能親手斬殺了至少10名敵將。

關于白起成名前的經歷,一切都很神秘。

唐代詩人白居易考證白起出身楚國沒落貴族,在《太原白氏家狀二道》中稱:

白氏羋姓,楚公族也,楚熊居太子建奔鄭,建之子勝,居于吳楚間,號白公、因氏焉。楚殺白公,其子奔秦,代為名將……裔孫曰起,有大功于秦,封武安君。

孟祥才等學者認為,白起升職的一大原因是得到了宣太后一黨的支持,這與他出自楚國貴族有一定關系。

秦昭襄王嬴稷年少即位,實權最初掌握在他母親宣太后手中,太后的弟弟、穰侯魏冉輔政,而宣太后正是楚國羋姓王族。

在秦軍攻打新城的前一年,魏冉被秦昭襄王任命為相,上任后舉用親信白起為將,將他推上了戰國的歷史舞臺。

▲秦昭襄王(劇照)。

2

秦昭襄王是秦國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一位國君,可在他“超長待機”前期,擁有“虎賁之士百余萬,車千乘,騎萬匹”的秦國,并不占據絕對優勢。

白起一戰成名的三年前,秦昭襄王十一年(前296年),齊、魏、韓三國派兵攻破函谷關,秦國一時難以抵抗,還不得不割地求和,將河外及武遂、封陵等地歸還韓、魏。

正在此時,白起橫空出世,三十多年攻城略地、殺人如麻,真正喚醒了秦軍橫掃六國的野心與席卷天下的氣勢。他每打一次大戰,天下為之震動,六國就此患上了“恐秦癥”。

白起的戰功,是汗青史冊之中彌漫的的血腥味。

秦昭襄王十四年(前293年),伊闕之戰。白起首次指揮重大戰役,在伊闕(在今河南洛陽)大破韓、魏大軍,“流血漂鹵,斬首二十四萬”。

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前279年),鄢郢之戰。白起率軍伐楚,水攻鄢城,“水潰城東北角,百姓隨水流,死于城東者數十萬”,之后乘勝直搗楚國郢都(在今湖北江陵縣)。

秦昭襄王三十四年(前273年),華陽之戰。趙、魏數十萬人馬出兵華陽(今河南新鄭),攻打韓國。秦國命白起帶兵增援韓國,再次取得大勝,斬首魏軍13萬,還將手無寸鐵的2萬趙軍俘虜押到黃河邊,推入滔滔河水之中。

在踏上長平戰場之前,白起已經為秦國攻克數十城,兼地千里,而這些常勝不敗的戰績背后,是幾十萬軍民曾經鮮活的生命,或斬首,或水淹,或沉河,無所不用其極。

秦昭襄王因白起戰功顯赫,封他為“武安君”。

《史記正義》曰:“撫養軍士,戰必克,得百姓安集,故號武安!戰國時期,這個封號猶如被詛咒一般,受封者皆不得善終。在白起之前,縱橫家蘇秦被封為武安君,最終死于非命;白起之后,另一位武安君,趙國名將李牧受趙王猜忌,最終慘遭冤殺。

二十年間,從籍籍無名的左庶長到威震六國的武安君,白起似乎也在冥冥中注定了自己的命運,而后世還給了他另一個恐怖的稱號——“人屠”。

▲白起(劇照)。

3

蝴蝶輕輕地扇動翅膀,將在遙遠的彼方引發一場大風暴。

點燃長平之戰導火索的人,是一個叫馮亭的郡守。

秦昭王四十五年(前262年),白起帶兵攻占韓國的野王(今河南沁陽)。如此一來,韓國的另一座城上黨(在今山西長治)成了一塊“飛地”。韓王下令將上黨獻給秦國,以求平息戰火。

上黨郡守馮亭在與韓國失去聯系后,卻召集部下商議道,上黨與國內的聯絡通道已被秦軍切斷,我們無法再做韓國的臣民了,不如將上黨及周邊城邑十七座獻給趙國。趙國若接受我們,秦國一怒,必將攻趙,到那時,韓、趙合力抵抗,一定能阻止秦軍。

馮亭派人前往趙國,面見年輕的趙國國君趙孝成王,洽談歸降一事。

趙孝成王拿不定主意,于是請來他的兩個叔叔平陽君趙豹和平原君趙勝商量對策,這兩位長輩給了他完全不同的建議。

平陽君認為,圣人將無緣無故得到的利益視為禍害(“圣人甚禍無故之利”),接受上黨的投降是引火燒身,必將惹怒秦國,后患無窮。

身為戰國四公子之一的平原君卻持相反意見,說:“今坐受城市邑十七,此大利,不可失也!

趙孝成王不愿放棄眼前利益,采納平原君之言,將上黨收入囊中。這一虎口奪食的舉動為兩年后的災難埋下了伏筆。

一如馮亭所料,秦昭襄王四十七年(前260年),秦國果然將矛頭指向趙國,派出左庶長王龁,率軍向兩年前本就該一鼓作氣拿下的上黨發起進攻,迅速占領了該地,上黨百姓紛紛逃往趙國。

相比白起,王龁資歷尚淺,秦軍在上黨的戰斗也并不激烈,可能只是想打一場攻城戰。然而,上黨失守后,不甘失敗的趙孝成王派老將廉頗率趙軍四十余萬應敵,形勢一發不可收拾,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在長平一觸即發。

廉頗與白起并列戰國四大名將(典出《千字文》:“起翦頗牧,用軍最精。宣威沙漠,馳譽丹青!保,久經沙場,老謀深算。

他在長平與秦軍交手幾次后,發現秦軍士氣正盛,銳不可擋,但其遠離腹地攻打上黨,糧草供應是一大問題。趙軍若依據有利地形,以丹水為屏障,修筑陣地,堅守不出,就可拖垮秦軍。

廉頗采取堅壁戰略,無論秦軍如何挑戰,都不再與王龁正面交鋒。后來的故事告訴我們,廉頗的策略是正確的,假如趙軍不主動出擊,長平之戰的結局很有可能是以秦軍被迫退兵告終。

▲趙將廉頗(劇照)。

4

趙孝成王那時正年輕,小伙子心浮氣躁,以為廉頗年老無能,不聽調遣,想把他換下來。

秦國也怕廉頗高筑圍墻,固守陣地,于是使出了反間計。秦相范雎(一作范睢、范且),派人到趙國行賄,并散布謠言,揚言廉頗將投降,說秦軍不怕老邁的廉頗,只怕趙國用馬服君趙奢之子趙括為將。

這里出現了兩個關鍵人物。

范雎本不是秦國人。

白起受封武安君時,范雎不過是魏國中大夫須賈的門客,人微言輕,卻頗有才學。后來遭遇職場暴力,被須賈誣陷叛國。魏相魏齊將他抓來一頓毒打。范雎差點兒被笞打至死,骨折齒落,奄奄一息。魏齊等人以為他死了,才用席子裹住扔到廁所里,路過的賓客還輪番往他身上撒尿。

范雎受盡屈辱,死里逃生后改名換姓逃到秦國。

金子到哪兒都會發光,此人確實才華出眾。在幾經波折見到秦昭襄王后,范雎立馬就為秦王獻上良策,解決了秦國“老大難”的問題,一是扳倒了執掌秦國朝政多年的宣太后一黨,二是為秦國提出了“遠交近攻”戰略。

范雎被任命為秦相,秦昭襄王依據“遠交近攻”之策,調整對外戰略,暫時交好齊、楚等大國,先集中攻打三晉之地,這才有了之前對上黨的爭奪戰。

▲秦相范雎(劇照)。

耐人尋味的是,趙國文臣武將中,為何偏偏是趙括上了范雎的名單?為何趙括代廉頗為將,秦軍就有取勝之機?這恰恰證明,秦國做好了情報工作,對趙括其人早已有所了解。

趙國名將趙奢曾在閼與之戰大勝秦軍,趙括是他的兒子,從小耳濡目染,喜好談論兵事。

趙括學兵法極具天賦,趙奢在世時父子倆日常切磋,老子都說不過兒子。兒子是個天才少年,趙奢卻悶悶不樂,趙括的母親不解,就問丈夫這是為何。

趙奢說,戰爭,是以命相搏的事情,趙括卻把它視為輕而易舉的事情,只會夸夸其談。趙國將來千萬不能用他為將,否則,使趙軍失敗的不是別人,將是趙括。

趙奢不幸而言中。

趙孝成王對廉頗的忍耐到了極限,再加上秦國奸細煽風點火,流言四起,最終決定以趙括代廉頗為主將,改變此前的防御戰略。

趙括之母得知兒子即將奔赴前線,心中滿是憂慮,再三上書勸阻,告訴趙王:“括不可使將!

趙孝成王不以為然,仍一意孤行,跟趙母說,這事兒您別管,我意已決。

趙母無奈向趙王請求:“王終遣之,即有如不稱,妾得無隨坐乎?”只求日后趙括兵敗,一家人不受牽連。

5

趙括毫無實戰經驗,只知紙上談兵。他上任后,一改廉頗方針,倉促轉守為攻,帶兵跨過了本被廉頗視為屏障的丹水,主動向秦軍發起進攻,一步步地走向深淵。

反間計一成功,秦王也臨陣換將,悄悄用老將白起代王龁為主將,并“令軍中有敢泄武安君將者斬”。

當年八月,趙括率領的趙軍主力大規模出擊。白起命先鋒部隊詐敗,不斷誘敵深入,將趙軍引至秦軍預設的壁壘,同時派一支二萬五千人的奇兵斷絕趙軍后路,切斷了趙軍給養,對趙軍形成包圍。

秦軍陣地在丹水以西,背靠山峰形成一個弧形的陣地,這是白起對40萬趙軍進行合圍的地形優勢。另外,這里地勢崎嶇,易守難攻,若居高臨下,在山谷間布置弓弩部隊,趙軍將完全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

等到秦軍對趙軍主力形成分割包圍時,趙括察覺形勢不利,早已無路可退。

此時,秦昭襄王親赴前線動員,宣布凡參戰者賜爵一級,當地15歲以上的男丁,全部派往長平,完全阻斷趙軍的后路。這場戰役,正按照秦國的計劃發展,至此已經成為秦、趙兩國的國運之戰。

趙括的軍隊一頭鉆進了白起的陷阱,在絕糧的情況下被圍了46天。到九月,趙軍之中已經出現偷偷殺食同伴的慘烈局面,這支疲憊之師逐漸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之下。

窮途末路的趙括決意拼死一搏,親率精兵強行突圍,一出陣就被秦軍射殺。四十萬饑餓乏力的趙軍徹底崩潰,不再進行抵抗,向白起拱手而降。

白起取得了人生中最輝煌的一次勝利,隨后對這支龐大的投降隊伍進行了平生最慘無人道的一次大屠殺。他給出的理由是:“秦已拔上黨,上黨民不樂為秦而歸趙。趙卒反覆,非盡殺之,恐為亂!

據史書記載,這40萬趙軍降卒,除年紀小的240人被白起放回趙國之外,其余全部坑殺。長平一戰,秦軍共殲滅趙軍45萬人。(“乃挾詐而盡阬殺之,遺其小者二百四十人歸趙,前后斬首虜四十五萬人!保┯袑W者認為,其中顯然還包括之前投降趙國的上黨百姓。

這一天,無數趙國人失去了他們的兒子、丈夫,或是父親。

關于秦軍如何坑殺數十萬俘虜,經過學者對長平古戰場遺址的考古發現,現已發掘的尸骨坑中,被埋尸骨多有明顯的刀傷、箭傷或鈍器造成的創傷,甚至有的只剩下軀干而沒有頭骨。由此可推測,白起坑趙并非活埋,秦軍應該是將趙軍處決后才拋至附近溝壑中草草掩埋。

日后接任范雎為秦相的蔡澤不禁感慨:“楚、趙天下之強國,而秦之仇敵也,自是(長平之戰)之后。楚、趙皆懾伏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勢也!”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長平之戰遺址尸骨坑。

6

長平之戰的最后一個亡魂,是白起。

經過近一年休整,白起平定上黨一帶,準備親率大軍,一鼓作氣攻下趙國邯鄲。韓、趙兩國唇亡齒寒,情急之下請出蘇秦的族弟、縱橫家蘇代前往秦國游說范雎,促使白起退兵。

范雎與蘇代這兩位舌辯之士狹路相逢,還是蘇代占了上風。

蘇代一見范雎,劈頭就問:“趙國滅亡,白起憑借戰功貴為三公,您甘心屈居其下嗎?”接著他又勸說范雎:“之前上黨城破,百姓寧可歸趙也不降秦,如果滅掉趙國,它北邊落入燕國,東邊并入齊國,南邊歸于韓、魏,你們秦國也無法得到民眾。不如趁著韓、趙驚恐萬分,讓他們割地求和,免得武安君再立功勛!

范雎一聽,好像是那么回事。他立即向秦王打小報告,說秦軍不宜繼續作戰,還是命白起撤兵,同意趙國停戰媾和吧。

白起正要直搗趙都,秦王一道軍令將他召回,錯過了攻滅趙國的最佳時機,內心憤懣可想而知。

此時,秦昭襄王對老功臣白起的態度也逐漸發生轉變。白起雖立功無數,但為人執傲,不懂明哲保身,犯了臣子的大忌,更何況他還是已倒臺的宣太后一黨當年舉薦的人才。

秦昭襄王四十九年(前258年),趙國憤而毀約,不愿割讓本來答應的城池,秦王再次興兵攻打邯鄲。白起身染重病,未能出征,秦軍初戰不利。

等到白起病愈,秦王盼著他披掛上陣。白起卻說,這個仗不能打,諸侯怨恨秦國,每天都有援兵到達,況且長平之戰我軍死傷過半,國內空虛,一旦開戰,在諸侯的里應外合之下必敗無疑。

秦昭襄王不聽,沒有你老白,我大秦虎狼之師照樣給力,于是把兩年前白起的“替補”王龁派上場。

結果,秦軍在邯鄲城下大敗而歸。

“秦不聽臣計,今如何矣!”白起聽聞秦軍打了敗仗,說出這番話,不知是悲嘆,還是嘲諷。

秦王得知后震怒,強令白起必須出征,可他依舊稱病。秦王一氣之下,將武安君白起貶為士伍,遷往陰密,流放之前因其病重暫居咸陽。

又過了三個月,前線形勢愈發危急,秦王更是惱怒不已,把氣撒在白起身上,強令他即日動身離開咸陽。

白起出城不久,秦王和范雎商議,說:“這家伙還在鬧情緒,發牢騷!鞭D念一想,派出使者,帶著寶劍,在距咸陽西門十里的杜郵(在今陜西咸陽市)追上白起,命其自裁。

催命使者到了,白起接過劍,仰天長嘆:“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沉默良久,又說:“我固當死。長平之戰,趙卒降者數十萬人,吾詐而盡坑之,是足以死!”

這就是一代名將的遺言。說罷,白起自刎而死。

他一人在三十多年間共為秦國殲敵百萬、克城百余座、吞并幾千里,拉開了統一戰爭的序幕。梁啟超對戰國時戰死的士兵人數做過統計,認為“戰死士卒兩百萬有奇”,其中死于白起手下的就多達百萬。

▲秦軍士卒(劇照)。

7

白起死后,一個復雜的名將形象逐漸形成。

在白起被秦昭襄王勒令自殺后,秦人紛紛哀憐其所受冤屈,自發在鄉里祭祀這位秦國的大功臣。此后兩千多年,秦地皆有白起的祠廟。

唐宋時,白起正式得到中央朝廷尊崇,基本上是以一代神將的正面形象塑造。

有唐一代,白起作為周朝開國功臣姜子牙的陪祀,供奉于武廟內,為武廟“十哲”之一,與吳起、樂毅、韓信等名將齊名。

到了宋代,宋太祖趙匡胤有一次到武廟祭祀,觀廟中所畫歷代名將,看到白起畫像,以杖指之說:“起殺已降,不武之甚,何為受享于此?”宋太祖以寬厚仁慈著稱,自然對殘暴的白起心生反感。

宋太祖雖然嫌白起“殺降”而將他逐出“十哲”之列,但白起還是位居配享武廟兩廡的“七十二人”之首,并未遭到貶低,官方對其一生戰功始終是認可的態度。

與官方的推崇相反,民間對白起的評價更多側重于對他坑殺降卒、殺戮過重的批判,如果當時有《日內瓦公約》,他就是犯下滔天罪行的戰犯。

今山西中部、北部,戰國時期為趙國領土。當地至今還有一道傳統小吃燒豆腐,也叫做“白起肉”,相傳為趙國百姓仇恨白起所作,豆腐即代表白起的肉。

在歷代志怪小說、文人筆記中,不乏以白起作為反面形象編造的善惡報應故事。在這些民間虛構的故事中,白起在陰間受盡責罰,看似荒誕,實為表達民眾對他的貶抑態度。譬如:

唐代戴孚《廣異記》:河南府史王某入地獄,見“白起以詐坑長平卒四十萬眾,天帝罰之,每三十年一斬其頭,迨一劫方已”。

明代郎瑛《七修類稿》:洪武年間,杭吳山三茅觀雷擊白蜈蚣一條,長尺許、廣二寸,身有殷色楷書 “秦白起”三字。

明代周暉《金陵瑣事》:“正德年間,守備太監富紫泉,建永寧寺于安德門外坌山口,屠一豬祭梁。豬腹上隱隱 '秦將白起’四紅字。富曰:'此白將軍也!炻裰!

中華名將輩出,白起獨一無二。他是統一天下的功臣,也是坑殺趙卒的兇手,他是帝王尊崇的名將,也是百姓憎恨的罪人,他是戰神,也是人屠。

這一切,似乎并不矛盾。

參考文獻:
[漢]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2006年版
[漢]劉向等:《戰國策》,齊魯書社,2005年版
[宋]司馬光:《資治通鑒》,岳麓書社,2009年版
楊寬:《戰國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孟祥才:《論白起的事功和悲劇結局》,《孫子研究》2018年01期
姜守誠:《罪魂·鬼王·神將——秦將白起的宗教化形象建構》,《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05期
石金鳴、宋建忠:《長平之戰遺址永錄1號尸骨坑發掘簡報》,《文物》1996年06期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原】一代殺神:史上最殘忍名將,百萬人死于他手下》由網友最愛歷史...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view/socangkudk/dgdm/dz/cmgbbssjWSNljljzzgml.html report 50111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