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賈元春:榮華富貴皆是過眼云煙,天倫之樂才是吾心所愿

來源:用戶 江山攜手 收藏 編輯:王阿強

紅樓夢里,賈元春是賈政王夫人的長女。她生于正月初一,因此取名“元春”。

賈政“為人謙恭厚道”,王夫人亦是四大家族的嫡女,她自幼又是賈母教養的,更是平添了幾分不凡。因“孝賢才德”,選入宮中先做女史,后晉封為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

想象中描畫出少女元春的模樣:端莊高貴,性情淑慎,又不失機敏!叭籂幖俺醮壕啊,這樣出眾的女子,為了家族的榮寵,一朝進宮,與家人分離。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元春的少女時代早早就結束了,十幾歲入宮為女史,二十幾歲封妃,也曾“顯極”,“喜榮華正好”,可惜終究是,“虎兕相逢大夢歸”,成為斗爭的犧牲品,不得善終。

即使是那“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富貴風流,繁華盛極之時,她亦不無沉痛地說,“田舍之家,雖齏鹽布帛,終能聚天倫之樂,今雖富貴已極,骨肉各方,然終無意趣!”

從元春離家的那一日起,就注定再也沒機會感受家的尋常溫暖。一入宮門深似海,可是她的心里,卻是無比眷戀著家里的親人。逢年過節傳出的賞賜,便是明證。雖然彼此不能見面,她仍深深的惦念著父母親人。

那一場省親,或許是她生命中最珍貴的記憶。

看那一回的熱鬧文字,極言其身份之尊貴。

少時便來了十來對,方聞得隱隱細樂之聲。一對對龍旌鳳,雉羽夔頭,又有銷金提爐,焚著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鳳黃金傘過來,便是冠袍帶履。又有值事太監捧著香珠、繡帕、漱盂、拂塵等類。一隊隊過完,后面方是八個太監抬著一頂金頂金黃繡鳳版輿,緩緩行來。

真是太平氣象,富貴風流。然而在這繁盛之極豪華富麗之中,元春坐在轎子里卻“默默嘆息奢華太費”。游幸過程中,她“極加獎賞”,同時也勸“以后不可太奢,此皆過分之極”。臨別也是對賈母王夫人等再四叮嚀:“倘明歲天恩仍許歸省,萬不可如此奢華靡費了”。

清醒儉省的元春,讓人心生敬意。其謙恭平和,亦是可圈可點。

筵宴之上,元春傳筆硯,親筆賜名,題詩。以“才選鳳藻宮”晉封貴妃的她,面對姐妹們卻是如此謙和:“我素乏捷才,不長于吟詠,妹輩素所深知。今夜聊以塞責,不負斯景而已!彼尳忝脗冏髟,等姐妹們做完,元春挨次看姊妹們的,稱賞一番。又特別贊揚了薛林二位表妹“與眾不同”,可見其知才識才。

元春也愛才惜才。聽戲時,她特別欣賞齡官,一點都不吝惜贊她的言辭:“齡官極好”,“甚喜”,命“不可難為了這女孩子,好生教習”。還額外賞了齡官兩匹宮緞、兩個荷包,金銀錁子食物。

這次省親,是她漫長寂寞的宮廷生活里一絲難得的歡娛,以至于她回宮后還念念不忘:“命探春依次抄錄妥協,自己編次敘其優劣;又命在大觀園勒石為千古風流雅事!边@還不算,她想起大觀園的景致,那由她親自賜名的所在,她無緣居住,卻要“不使佳人落魄,花柳無顏”,于是將它賜予了寶玉與賈府那些美麗的少女。

寶玉以絳洞花主自居,可是在我看來,元春才是真正的惜花護花人。元春下旨讓姐妹們搬進大觀園讀書,是她對姐妹們的體諒和愛護,這份懂得,感人至深。

她為眾女兒們營造了一個如夢如幻的世界,一個青春的樂園,愛與美的王國。她的青春被永遠禁錮在皇家的院墻內,無處追尋了,可是她對青春的禮贊卻不曾止步。

最難得的,元春她對自己至親至愛的那種牽掛與依戀。省親那次那難得的相見,她一手攙祖母,一手攙母親,相顧無言,百感交集。為了安慰長輩,她忍悲強笑:“當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見人的去處,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兒們一會,不說說笑笑反倒哭起來。一會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來”。說到來日渺茫,不禁哽咽。

她已貴為皇妃,卻還是保持了一顆赤子之心,其真性情讓人感動。與她相比,總覺得賈政那番陳詞調迂腐淡漠得令人生厭。

臣草莽寒門,鳩群鴉屬,之中豈意得征鳳鸞之瑞,今貴人上錫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遠德,鐘于一人,幸及政夫婦。且今上啟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曠恩,雖肝腦涂地,臣子豈能得報于萬一!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職外,愿我君萬壽千秋,乃天下蒼生之同幸也。貴妃切勿以政夫婦殘年為念,懣憤金懷,更祈自加珍愛。惟業業兢兢,勤慎恭肅以侍上,庶不負上體貼眷愛如此之隆恩也。

元妃對寶玉姊弟情深更是令人感動。未入宮時,她念及母親將近年邁才又得一子,所以對弟弟萬分憐愛,親自為寶玉啟蒙。三四歲的寶玉,已有姐姐教的幾本書、數千字在胸中了。

進宮之后,還時常帶信與父母說,“千萬好生扶養不嚴不能成器,過嚴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憂”。書中把她對寶玉的深情述為“眷念切愛之心,刻未能忘”,真是感人至深。

省親之時,元春對寶玉的疼愛更是躍然紙上:“攜手攔于懷內,又撫其頭頸”,說著“比先時竟長了好些……”一語未了, 淚如雨下,長姊的愛意綿綿。

看過寶玉做詩題詠后,“喜之不盡”,說,“果然進益了”;貙m以后,她下旨令姐妹們住進大觀園時,還不忘特意交代讓寶玉也隨姐妹們入園讀書,真是用心良苦。

然而,最心酸的是,這樣的深情并不能為寶玉所體貼。元春封妃的信息傳來時,“寧榮兩處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踴躍,個個面上皆有得意之狀,言笑鼎沸不絕!笨墒菍氂裾跓⿶狼冂姷牟,惦記回家的黛玉,悵然若失,諸事不理。親姐姐的晉封消息也不能打動他分毫。

寶玉每每在姊妹們身上用心,可是整部書里沒有對胞姐牽掛思念的只言片語。也許是因為她去得太久了,也許是身份所限,寶玉對這個親姐姐并沒有對其他姊妹們的深情與體貼,他甚至與黛玉的那番肺腑之言中聲稱:“我也和你似的,是獨出,雖有兩個,也是隔母的”,竟然將一母同胞的元春一筆勾銷了。

多情如寶玉,尚且如此模糊了這份親情,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也許,從元春進宮開始,就注定了失去最平凡也最珍貴的東西。

賈政那番陳詞濫調的陳情,不知元春聽了作何感受?去了那“不得見人的去處”的元春,用自己的青春年華換取了家族的榮寵,沒有人知道她封妃背后的艱難與酸辛,也沒有人在意。大家只看到她高高在上,端坐于鳳椅之上的無限風光!碍倶怯裼,高處不勝寒”的個中的況味,只有她一個人品嘗。

殘酷的宮廷生涯,伴君如伴虎!昂橛f心中事,鸚鵡前頭不敢言”,多少委屈多少酸辛,血淚模糊,又敢對何人言說?

在元春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一種更為健全的人格,沒有迎春的懦弱,惜春的孤介,甚至也沒有探春的末世之痛。只是這樣的元春也難免“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

她入宮為妃,本來就失去了太多普通女兒的生之樂趣,就算享盡人世間的榮華富貴,也終究難逃淪為犧牲品的慘淡命運……元春,不可謂不薄命。

“喜榮華正好,恨無常又到。眼睜睜,把萬事全拋。蕩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鄉,路遠山高。故向爹娘夢里相尋告:兒命已入黃泉,天倫呵,須要退步抽身早!”

這悲險之至的讖曲,早就寫盡了元春的命運與結局。夢醒魂歸處,無限蒼涼。

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對于賈元春來說,什么王權富貴,都是過眼云煙,非她所愿,而那粗茶淡飯,天倫之樂,才是她心心念念一生的所在。

作者:杜若,本文經作者授權發布。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賈元春:榮華富貴皆是過眼云煙,天倫之樂才是吾心所愿》由網友江山攜手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view/socangkudk/dggm/mk/kzjmjsgWSNllmkscsgl.html report 5732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