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唐詩里的慢生活,是這個讀秒時代最大的奢侈品

來源:用戶 茂林之家 收藏 編輯:張曉華


輞川別業,大詩人王維寄情山水的大HOUSE

與朋友聊起“慢生活”,她馬上想起的是王維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她說:“王維在輞川過的是真正的慢生活!”

當然是!叭碎e桂花落 ,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

山并不空,有人,只不過這個人是閑的,于是能夠感受到山的空,春夜的幽美。心閑,心外的聲音便只是襯托一世界的寧靜,這聲音,可以是鳥鳴,也可以是人語 :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

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更美妙的是人在大自然中的聲響: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皎潔的月光照著松林,清泉流過石上(這句從視覺轉成視覺兼聽覺,以下主要是聽覺),竹林喧響,原來是洗衣歸來的女子,荷花紛紛晃動,便知是沿水下行的漁船過來了。大自然和人,都是活潑的,但是特別和諧,因此達成了一種大寧靜,寧靜得很徹底,優美得很深刻。

唯有一顆清靜的閑心與詩心,才能寫出這樣的一種徹底的寧靜和深刻的優美。

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一個人獨自在竹林中,但是并不孤寂傷感,而是無比清靜悠然自得!皬椙購烷L嘯”,唯一的見證是照進深林的月亮,它似乎是知音?是與不是,都不要緊,因為一切都出乎自己的本性,人是自在的。

高人都擅長獨處,喜歡“我與我周旋”,但也不拒絕自然的相遇和交往——“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闭驗槟軌蛳硎塥毺,一個人也可以充分領略山水云煙之美,自然不會刻意去尋找聊天的人,但是如果恰好遇上,也會聊得很開心。

對王維而言,明月、清泉、深林,與浣女、漁夫、林叟,沒有什么不同,都是遇便遇,不遇便不遇,不論是否遇見,彼此都是安然自在的。也因此,季節的更替,時光的流逝也變得不再重要。春天的芳菲就任隨其消歇,想留在山中的人自可以留在這片寧靜之中,也就是說,不論外界如何變化,人都可以擁有不受其影響的寧靜圓滿的內心。

人閑桂花落

其實最能體現慢生活的,是王維的這一首《積雨輞川莊作》:

積雨空林煙火遲,蒸藜炊黍餉東菑。

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

山中習靜觀朝槿,松下清齋折露葵。

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

不但心閑、人淡,沒有欲望,沒有計較,也沒有了是非,簡直一切都無可無不可,眼前所見,心中所念,都是自然的、潔凈的、優美的,但也都是淡淡的,微溫的。

除了王維,空山靜夜也讓人想起韋應物 :“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山空松子落,幽人應未眠!表f應物所懷想的朋友,和在秋夜散步的他自己,都是在清幽的慢生活里的。人說韋應物“古淡”,這種風格和他的生活完全合拍,不刻意,不強求,不計較,不緊張。因為淡,所以很松弛。

李白的《山中與幽人對酌》也是徹底的慢生活:

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一切都是隨心所欲、漫不經心的,在山花盛開處對飲,又像是沒完沒了地對飲把山花給喝開了。一個狂放不羈的詩人,和一個山中隱居的幽人,就這樣一杯一杯又一杯。詩人喝醉了,便毫不拘禮地對朋友說:我要睡覺了,你且回去吧!明天再來接著喝,你還可以帶著你的琴來助興哦。

杜甫的《客至》也是真正的慢生活: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

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

盤飧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

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余杯。

都說《聞官軍收河南河北》是杜甫生平第一首“快詩”,但因為喜訊突如其來,其中的喜悅是難以置信、悲喜交集、手足無措的,因此泥沙俱下;而“舍南舍北皆春水”的喜悅,是從容的,寧靜的,如此單純,如此明凈。前者是狂喜,心理切換也是飛快的,后者則是平穩的愉悅,是慢生活中的慢喜悅,更好!叭胡t日日來”,說明人沒有任何機心,其實就是沒有什么欲望和算計,就是心“閑”,因此人與環境是和諧的,人與人也是和諧的,一切都平心靜氣,自然而然,毫不刻意,多少自在。

《客至》發生的時節是春天,夏天容易令人煩躁,古人是如何慢生活的?

荷風送香氣

孟浩然的《夏日南亭懷辛大》,是寫夏夜和納涼最好的唐詩: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

散發乘夕涼,開軒臥閑敞。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

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

這首詩的“清景幽情”歷來備受稱賞,我印象深的是有人說它

“深靜”,確實“靜”得很“深”:沐浴后披散著頭發、大開門窗、躺著納涼,清風送來了荷花幽微的香氣,竹葉上的露珠滴到池面上發出細微而清脆的聲響(因為是晚上,所以對景物的感受主要不是視覺的而是嗅覺和聽覺的,非常準確),如此清幽的氛圍,不由心生一念想取琴來彈,可惜也沒有好朋友在這里欣賞(這里詩人應該是幾乎無動作,只是心理過程,近似于《紅樓夢》里寫鳳姐初見劉姥姥,“忙欲起身猶未起身”,但必須去掉“”字,因為詩人分明是舒服而懶洋洋的,懶懶地“欲起身猶未起身”,就想到取了琴來彈也沒有人欣賞,馬上就作罷了,有點像為懶得起身找了個借口,詩人覺得遺憾的,應該不只是朋友不能聽自己彈琴,而是朋友不能和自己一起共享美妙的此時此刻),然后是思念起了朋友,晚上夢見了他。

明凈恬淡,透明瑩潔,清芬四溢,晶光流轉,詩人只是舒舒服服地納著涼,這個夏夜卻被詩人寫成了一塊巨大的水晶。

什么是慢生活?這些詩已經告訴了我們。首先是時間節奏和心理節奏上的緩慢。而空間的開闊疏朗有助于這兩種緩慢的充分展開,達到從容和悠閑。其次,悠閑之后,要卸下各種心理負擔,不緊張,無壓力,隨心所欲,可行可止,從“悠閑”達到“閑適”“適意”,讓心靈得到充分的舒展。這才是美妙的慢生活,或者說,才是我們心心念念的真正的慢生活。

“開軒臥閑敞”,孟浩然納涼用的是“臥”的姿勢,慢生活的最佳形體姿勢,應該就是這一式——“臥”。

“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王維《送別》)“湘水上,女蘿衣,白云堪臥君早歸”(李白《白云歌松劉十六歸山》)“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云”(李白《贈孟浩然》),“天街夜色涼如水,臥看牽?椗恰保ǘ拍痢肚锵Α罚;“悵臥新春白袷衣,白門寥落意多違”(李商隱《春雨》)“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辛棄疾《清平樂·村居》)……

只不過當“臥”和“南山”“白云”相連,就不是隨便一躺,而是謝安“東山高臥”的那一種臥法,或者“雪滿山中高士臥”的那一種臥法,包含著隱居的意思。

能不能過上慢生活,關鍵就是一個“閑”字,需要三閑:閑暇、閑境、閑心。其中閑心最重要,也最難得——“人閑桂花落”,首先須人閑,煩心盡解、俗慮全消,才能“真與煙霞相接納”。心若不閑,山就不空,桂花松子都白落了,明月照也白照,清泉也白流了;世界仍然是嘈雜的,縱使表面上不在忙碌,心也是辛苦的。

有了閑心,閑暇才是真的,閑境才是活的,才可能領略明月清風、天空地靜的“慢”。

那么,如何才能心閑?或者更進一步,我們夢寐以求、可望不可即的慢生活,在當下究竟是一種現實的可能,抑或只能是水中月鏡中花?

王維、孟浩然們的提示是:第一,減少欲望,不要執著于目標,拒絕功利性焦慮。第二,遠離人群,擯棄俗世常規,讓自己的天性舒展自如。第三,無論什么處境,都要隨遇而安,安頓內心。

可是如今的許多人,何止是目標明確,目的性強,簡直是整個人生都活在一張明晰的時間表里,不但有目標,還有無數分階段的小目標;然后就是心急:

不能輸在起跑線上,不能輸在任何一個人生階段;

每一天都要全力以赴,“根本停不下來”;

要捕捉每一個機會,要第一時間達到最佳效果;

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都要有效而精準,“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

不僅如此,還什么都要快速、再快速、最快速。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時間計量單位已經是以秒計了:秒回,秒懂,秒刪,秒殺……


這樣的日常,與其說快捷、高效,不如說是令人驚駭的。

與慢生活無緣的“人生贏家”,真的是贏了嗎?

而曾經,等待是慢的,“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旅行是慢的,“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客愁也是慢的:“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相思也是慢的:“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整個生活都是慢的——“云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閑坐小窗讀周易,不知春去幾多時”“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因過竹院逢僧話,又得浮生半日閑”“細數落花因久坐,緩尋芳草得歸遲”……

“慢”,令人細細體味的,不正是人生的真滋味嗎 ?執著于目標,熱衷于效率,精準迅捷,一刻不閑,如此生涯,談何適意?何來自在?

如何能慢?如何得閑?文學家韓愈早就說了,就是十個字:“顧語地上友,經營無太忙”。

經營無太忙。人生苦短,何須機關算盡,何必終日奔忙?慢下來,一寸寸光陰細細活過去,一層層滋味慢慢品出來,如何?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唐詩里的慢生活,是這個讀秒時代最大的奢侈品》由網友茂林之家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view/socangkudl/dmml/dc/dczsbgclWSNjksmmmzgc.html report 7930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