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館藏中心

不敢和人談錢,是你人生最大的幼稚病

來源:用戶 閑談集錦 收藏 編輯:楊美麗

1

我以前聽過某個段子,大意就是:你知道你和王健林最大的差距在哪里嗎?

你用信用卡刷了1萬塊,就恨不得立馬把錢還進去。

王健林借了銀行1個億,會想著怎么再借10個億出來。

段子終歸是段子,但回到現實生活本身,我很早就遺憾地發現,自己是一個不具備“商人思維”天賦的人,而“商人思維”,其實可以通過后天訓練養成,但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并沒有刻意去做過,這讓我錯過了很多誘人的機會。

學生時代里,我們被訓練得最多的思維方式是“已知、求解、答”,與之適配的考試體系,可以最省力地為社會分級篩選出來不同等級的人才進行崗位匹配,讓“機器”精確運轉。

在全體學生都在“提升自己”的一場場考試運動中,越是成績優異者,越堅定相信努力和金錢回報的正相關性,而少有人能夠或者愿意想到,“賺錢”的本質和“談錢”的價值。大家似乎非常相信類似“只要我不斷提升自己,成為拔尖人才(具備稀缺性),一定不愁錢”的觀點,甚至,在日常處理個人財務問題時,都相當保守而糟糕。

2

事實上我個人在學生時代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都保持著相當糟糕的財務狀態,主要表現在:

1)別人欠了我的錢,我反而不好意思問他要回來,久而久之我自己都給忘了,再想起來的時候,更難開口;

2)羞于找人借錢,更不會組隊集資創業,覺得有風險,而且“談錢傷感情”,所以從沒有類似“我們集資一起干一票”的經歷;

3)別人借我錢,我一旦拒絕,反而像欠了他人情一樣內疚,覺得“沒幫上忙,真不好意思”。

后來我和別人交流發現,不止我一個人陷于以上問題的泥淖里,以上情況,在現實生活中獲得“你真是個好人”類似評語越多的人,或者社會經歷越淺薄的人,越普遍存在——所謂“太愛惜自己的羽毛”,說的就是這個,最后導致大家都有一個“豪爽的開頭,佛系的結局”。

3

大學時我有個機緣,幫某同學在幾周時間內,連續辦理他的多項手續。

他出身浙江某商人家庭,家族幾代都從商,他家庭教育背景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我發現,他有個特殊的習慣:每當我辦完一個流程跟他確認和溝通的時候,他會立刻回過來一個微信紅包。

我最初感覺很不適應,因為在我過去的認知體系里,這是一種典型的“見外”表現,以及“我幫你這些忙是想交你這個朋友,你這么一搞,是覺得我圖你錢?”

我一開始并不收這些紅包,全部到時間自動退回了他賬號,我打算用這種行動暗示也是明示他:第一,我幫你忙不是為了錢,第二,你沒必要搞得這么客氣。

后來,那個同學干脆不發紅包了,直接支付寶轉賬,還附帶留言“哥,辛苦了,買杯星巴克解解渴”——說是“買杯星巴克”,實際上每次的數額大概能買10杯星巴克。

4

過后我和他談及我的困惑,我說:“你這么做,太見外,也太違背我從小受到的教育了,我從小都是'談錢傷感情’、'舉手之勞,不必客氣’!

他笑得很自然,用一種“我跟99個人解釋過同樣的問題了”的微笑告訴我:他“順手紅包”的行為,不是一種“見外”或者“付出補償”。

在他從小受到的教育里,這恰恰是從商者“我記得你恩情”的典型表現,比“改天我請你吃飯(實際上大部分人就這么一客套,從沒請過)”,更加即時而靠譜,即:不讓幫你的人白干,讓別人知道你懂得報恩。另一方面其實也是告訴我,我們沒有那么熟,在不熟的情況下,行為不會僭越而隨意,“我懂規矩,請您放心”。

我后來仔細想了想,覺得他說得很誘人——至少同等條件下,讓我選擇生意伙伴,我會優先考慮他,因為他往往在辦事前,就把分紅都考慮好了,不會到最后分蛋糕的時候,拿出空頭支票一通“望梅止渴”

——開局一張空頭支票,后面全靠吹,是男人就來砍我。

5

所謂“和人談錢”,是一種日常行為“逆感性”的通俗說法——這里的“逆感性”不是理性,絕大部分普通人處理“錢”的問題離理性還差得遠。

不是讓人朝著“錙銖必較”或是當一個“凡有付出,必要求回報”的吝嗇鬼的方向去努力,而是強迫自己去思考,作為獨立的社會個體,什么樣的行為,是應該跳出自己的舒適區,去和金錢掛鉤;以及思考現有能力、付出回報比以及可用資源挖掘各該如何,這實在是一種太耗腦細胞的思維方式,天天琢磨這些事情會發現,每一天都不能浪費,否則真的只能“呆著”,安慰自己平淡最美。

你要不試著問自己幾個問題:

“你現在的狀態,付出和收入是否成正比?”

“如果不是,你是否在損失眼前的收獲,押注于未來的時間價值(深造、長線式學習)?”

“如果沒有,你是否正在做你喜歡的事情?”

“如果不是,有沒有可以改變現狀的途徑?”

對大部分人來說,這種思考會帶來一個非常痛苦的認知轉變過程,你試著每天這么問自己幾次,時間長了,肯定三觀崩塌。

你還會發現,其實自己一直以來都在偷懶,逃避去思考這種現實的問題,比如股票、基金、理財產品一概不知,房價、地段、區位一竅不通,灰色區域充耳不聞也沒想著去了解過,最擅長的事情就是進行一種簡單的冬眠動物囤貨式“自我提升累積”。

“努力和回報”的關系,大概是社會營造給單線程思考方式人群的一個“最溫暖騙局”,與其說“努力揮鋤頭”是在努力,不如說是一種當前時代下,一廂情愿的幻想和“思維偷懶”。

6

今后更加普遍的情況是,“喜歡“談錢”的人會更有錢”,而純依靠智力掙錢的人會更辛苦。

我其實能理解,我們大部分人對于“談錢”的保守和對感情更為看重的原因,從物資匱乏的時期過來的中國社會,經歷過很長時間的“消費錯位”

——大家都是哥倆好的窮哥們,最幸福的時刻是傍晚各自從家里帶來一瓶酒,就著花生米聊人生,街上過年才會看到的奔馳,大部分人不以為意,因為那時候誰也買不起。

中國傳統宗族社會體系中,感情和關系,是物質匱乏時代里,維持家族不被惡劣自然條件“團滅”的基礎。

在規則不明確的過去,生意人行事講究一種“混亂的融合”,在大家都不熟的情況下,通過相互來往,你欠我一點錢,我借你一點錢,我投桃、你報李,最后搞成一鍋漿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部混起來,就代表感情好,后面的事就好做了。

——這種“掏漿糊”式經營感情的所謂“潛規則”,在過去頗為廣大群眾所不齒,導致大部分人目前為止,還沒有對那些站在風口浪尖,進行信息流博弈和資本對抗的群體的思考方式,有足夠的重視和尊重,實在可惜。

但隨著物質的逐漸發達,“潛規則”慢慢被更清楚的體系取代后,將帶來更加精準的智力分工,但是純粹靠智力進行財富累積的道路,會越來越難。

最典型的就是美國,高校中,最聰明、最善于研究、最會寫文章的一群researchers,為了一個教職打的頭破血流,上位之后,還面臨著和一堆頂級高智商的人競爭,代價是長期面對電腦的高度近視和頸椎問題。

7

我們的考試體系和行為教育里,從沒有教會孩子們怎么去明智而正確地和人“談錢”,導致從考試體系中脫離后進入社會的精英們,往往還要再經歷一次痛苦的“社會常識化”再教育。

比如看著滿大街的“奔馳”、“寶馬”,再看看自己領的工資,盤算著多久才能買得起;而早幾年畢業先買房“上車”的同學,家里還成了拆遷戶,現在過得美滋滋。

這種事情現在實在不勝枚舉,類似例子多了解兩遍,三觀崩塌,我管這個叫“社會常識化再教育”。

是為傳統教育體系十幾年都沒經歷過的東西補課,否則到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無憂無慮、沒有金錢風暴的溫室里呆了十多年,最后成為了一顆精致的螺絲釘,看似在深入,實際上就在原地轉圈而已。

贊賞 共11人贊賞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本文《不敢和人談錢,是你人生最大的幼稚病》由網友閑談集錦 轉載收藏,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侵權請聯系:E-MAIL:@qq.com
違法違規信息請立即聯系本網可獲得現金獎勵,TEL:-1-0-2-3-3-3-8-1(電話僅供違法違規信息舉報,侵權類信息請EMAIL。)

www.ospsmf.live false 互聯網 http://www.ospsmf.live/view/socangkudl/msgj/mk/zgczmsjjWSNjbmzgzgds.html report 7101

熱門圖片

經濟金融企業管理法律法規社會民生科學教育降生活體育運動文化藝術電子數碼電腦網絡娛樂休閑行政地區心理分析醫療衛生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